【不和睦家庭易出现“问题少年”】
南海区法院少审庭从心理症结方面帮助少年犯改造
 
小钊鼓励少年犯们积极改造
心理咨询师正倾听少年犯讲述困惑
 

  

       本报讯 记者张生磊、通讯员刘伟摄影报道:“只要自己不放弃自己,社会是不会放弃我们的。”前天上午,在南海看守所,一位成功改造并重新走向社会的曾经的少年犯这样鼓励台下的听众。他是南海法院特别邀请来的。同时前往现场辅导的,还有法院特邀的心理咨询师。    

  昔日少年犯现身说法

  前天上午,南海法院少审庭特邀了一位“老师”,前往法院的帮教基地南海看守所,给那里的少年犯上课。这位名叫小钊的年轻人,曾因开摩托车载犯罪嫌疑人逃逸而被以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3个月;后被判缓刑,重新回到社会。两年后,他脱胎换骨,开始了正常人的生活。

  小钊以其亲身经历讲述他是怎样走向歧路的:父母关系长期不和且父亲长期在外不归,对自己缺乏关心;母亲因过度劳累而身患疾病,小钊因此读完初三后就选择了上技工学校,希望早点出来减轻母亲的负担。可是,小钊不久就辍学出去打工,并结识了同案中其他5位少年犯,终日沉迷网络游戏。

  “2007年5月16日,我做出了一生中最错的决定:帮朋友去抢劫。”说到这里,台上的小钊停顿了好几秒钟,眼圈都红了,“那天,朋友说去一学校抢劫,让我负责开摩托搭人。”小钊虽然犹豫,但碍于“意气”还是答应了。结果案发仅3天他就被警察抓获。“当时我心里一团糟,没想过搭人都是犯法的。很后悔没听妈妈的话,第一次感到很对不起妈妈,不仅没有减轻家里负担,反而让爸爸妈妈更担心,连最宝贵的自由也失去了……”小钊说,他原本打算18岁就参军,结果理想变成了泡影。

  被判刑后,在法官、律师的开导和帮助下,小钊积极改造,重回社会,并获得原工作单位的照顾和包容,这给了他莫大的鼓励,使他重建自信:“只要自己不放弃自己,社会是不会放弃我们的!”

  南海法院少审庭庭长陈小桃表示,请改造成功的青少年“现身说法”,是少审庭一个创新。希望能以曾经的“同类人”的亲身经历,增强对少年犯的教育效果。陈小桃表示,日后还将探索更多样的形式,争取最有效地帮教少年犯。

  宁可蹲牢也不愿回家

  在前天的帮教过程中,南海法院还特别邀请了佛山“黄丝带”心理咨询公司的两位心理咨询师对两名特殊的少年犯进行心理辅导:一个是15岁的抢劫犯宁某(广西籍),开庭时竟然向法官申请父母“回避”;另一名是抢劫犯华某(湖北籍),是名流浪少年,与弟弟两人参与抢劫,案发后竟然表示“宁可蹲牢也不愿意回家”。

  导致两位少年犯如此违背常理的,和他们从小家庭就不和睦有很大关系。宁某3岁时父母离异,同年父亲再组家庭,宁某和后妈关系一直不好,父亲也经常打骂他,令他自小就缺乏家庭温暖。“父亲和后妈多次为了我争吵”。当记者问及为何争吵时,宁某眼含委屈,久久不开口,“后妈不想让我读书,想留着钱给她的女儿读。我爸不同意,结果两人经常吵架……我申请父母‘回避’,是不想再听到他们为我而吵架。”

  华某的经历更让人心酸。现年18岁的他只读到小学二年级就辍学在家,“父亲脾气暴躁,回到家想‘撒气’,就找借口说我们兄弟俩做错事,一个劲地打。”华某几乎天天挨打,他甚至萌生杀死父亲的念头,“85岁的奶奶也因为劝架,多次被爸爸打得头破血流、手脚淤青。”华某说,弟弟非常恨父亲,而且自控力不强。如果不是他拦着,弟弟也许就动手了。华某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不知所终的弟弟。谈到“回家”,华某说,还是愿意呆在看守所里面,“这里有饭吃,有地方睡,而且不会遭父亲毒打。”    

  “问题少年”与家庭有关

  “黄丝带”心理咨询师陈燕萍表示,家庭因素导致犯罪的,占少年犯总数的七到八成。“因为家庭不和谐,问题少年在家中会变得越来越沉默,不与父母沟通,也不想父母过多干涉自己。同时,这也导致他们容易接触到社会上的不良人员,受到不健康思想影响。”陈燕萍说,社会热心人士要多关注“问题少年”尤其是“边缘少年”。“问题少年”也可以拨打12355心理帮扶热线,寻求帮助。

  陈燕萍认为,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很需要家人陪伴,尤其是对他精神情感的关注,要用适当的方式传达父母的爱。”陈燕萍强调,继父、继母与孩子相处时,心态要平和、公正,要有耐性。“孩子对继父母产生抵触情绪是‘天然反应’,因为孩子天生就亲爱自己的亲生父母,当发现爸爸妈妈的位置被陌生人取代,由此产生抗拒情况是很正常的。继父母要将他当成己出,不要随意指责,耐心通过时间和关爱建立亲情。

记者:张生磊、刘伟

(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 金羊网 -- 羊城晚报 ”)
联系我们
手机: 13582016917
传真: 0311-84678325
电子邮箱: lxb191@sin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