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项伟大的育人工程】

 

一项伟大的育人工程

 

坐落在河北石家庄蟠龙湖景区的刘晓冰教育训练工作室,成立于200310月,是一所专门对那些“学校难教、家长难管”,存在非智力因素学习障碍和不良行为习惯,难以完成正常学业的8~16周岁“问题少年”进行转化挖潜的专门学校。14年,该室创建者刘晓冰女士以过人的胆略、执着的追求、无私的爱心和独到的方法,带领一批投身于教育转化“问题少年”育人工程的同仁们,成功矫治了来自全国各地,曾经令“老师头疼、家长心烦”的3000多名“问题少年”,将他们“教育成人、训练成才”。出营孩子脱胎换骨般的转变和学业上的进步,令昔日的老师和家长刮目相看,让为孩子烦透了心的家长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刘晓冰“择差而教,拯救孩子”的事迹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韩国教育电视台、中国教育报、法制日报、河北日报、《中国妇女》、《河北教育》杂志等一百多家国内外知名媒体作了宣传报道,家长为表达感激之情送来的一百多面锦旗挂满了工作室的墙面。

被家长高度信任、充满感激,被媒体密切关注、争相报道,被社会广泛认同、普遍赞誉的刘晓冰教育训练工作室,为拯救孩子、造福家庭、建设和谐社会做出了特殊的贡献!

 

为拯救孩子,“工作室”应运而生

众所周知,由于应试教育唯分数单一评价标准的偏颇,也由于急功近利、唯利是图的社会价值取向的不良影响和家庭教育中普遍存在的溺爱、简单粗暴、亲情缺失、拔苗助长的伤害,“造就”了庞大的学生弱势群体——所谓的“差生”和“问题少年”。曾有报道称,在全国3亿多中小学生中,被现行评价标准判定为成绩差或行为差的 “问题学生”有5千万之多!国家司法部监狱局教育处的资料也表明,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呈逐年上升的趋势,且有低龄化、团伙化、恶性化的倾向。

大量“问题少年”的出现,既暴露了现行教育的缺陷,也给社会敲响了警钟,不乏有良知有见地的专家学者在研讨、在疾呼:救救孩子!也不乏有识之士,在探索教育转化、拯救“问题少年”的成功之路。1996年,江苏淮安的徐向洋先生在全国率先打出“择差教育”的旗帜,创办了专收“差生”进行教育转化的“徐向洋教育训练工作室”。在徐向洋先生感召下,毕业于河北师范大学中文系、供职于河北报业集团、多年关注“问题少年”的民盟盟员刘晓冰,于200310月成立了“向阳教育训练华北营”(后更名为“刘晓冰教育训练工作室”)。200710月,刘晓冰教育训练工作室被河北省教育学会确立为“十一五”重点课题《中小学生社会适应不良现状与对策研究》研究基地;20101月,被中国教育学会确立为“十一五”跨“十二五”科研规划课题《心理教育技术在“差转优”教育训练过程中的应用研究》科研基地。

 

拯救“问题少年”,堪称“学生病”医院

工作室创办伊始,举步维艰,仅在教育部门获得注册登记和“办学许可”,就走过了长达六年半的时间。但是刘晓冰坚信,只要坚持“对孩子负责、对家长负责、对社会负责”的宗旨,确保每一位受训孩子都能改过自新、成人成才,家长终会认可,社会自有公论。凭着对“问题少年”的一颗爱心和扎实的专业功底,凭着自己坚定的信念与决心,刘晓冰于20045月,在办学前景尚不明朗的困难形势下,毅然辞去公职,走上了一条教育转化“问题少年”这一伟大育人工程的不归路。

被家长送到工作室的孩子,都是一些“聪明绝顶、调皮透顶”,在学校已经无法正常学习,有的已经辍学,甚至浪迹于社会的孩子。他们有的行为懒散,注意力分散,学习能力低下,根本学不进;有的不守纪律,打架斗殴,惹事生非,旷课逃学;有的沉迷网络,难以自拔;有的心理偏常,与老师同学相处困难,与家长严重逆反,甚至离家出走;有的爱慕虚荣,贪图享受,挥霍父母钱财,出入少儿不宜的豪华娱乐场所,甚至沾染了偷拿钱物的恶习。对于这些已经患上“重症”、“顽疾”的孩子,不采用特殊的教育手段加以救治,是不可能见效的。刘晓冰教育训练工作室就是一所运用生活养成教育和体验式训练,以及行为矫正、习惯养成、心理疏导三位一体的特殊教育训练手段,对这些患有“重症”、“顽疾”的孩子进行救治的“学生病”医院。

工作室实行军事化、封闭式管理,个性化、生活化、亲情化的教育训练,把孩子当成“兵”来带。在半年到一年因人而异的训练期限里,孩子们要完成“军事体能、生存能力、学习技能和学科训练”这四大训练项目,还要完成总行程达1000公里以上的徒步行走训练。平常带领孩子训练,负责孩子生活的工作人员不称作“老师”而被称为“管带”。管带与孩子的比例不超过18,他们24小时与孩子在一起,实行严格的“盯、管、抓、查”,和孩子同吃、同住、同训练、同游戏、同生活,在日常的细微小事中随时教育与调整孩子。管带既要管孩子的训练、生活、身体和情绪,还要管孩子的行为习惯和言谈举止,带着孩子学生活、学做人、学学习。管带们的年龄一般都在三十岁左右,由部队退役的优秀班长、优秀士官及相关专业的优秀大学毕业生经过工作室严格的培训后担任。管带对于孩子,既是严厉的教官,又是亲密的朋友;既像温情的兄长,又是做人的榜样。刘晓冰校长更是身先士卒,待孩子如同己出,亦师亦母,在教育训练孩子上处处体现母爱的真情并闪烁着智慧的火花。许多孩子发自内心地称呼刘晓冰为“刘妈妈”,把工作室当成他们的第二个家。孩子们在工作室接受的是严格的管束和科学有效的训练,感受到的是大家庭的温暖和浓浓的亲情,得到的是人格上的尊重和平等;克服掉的是多年缠绕在身的坏毛病,养成的是良好的生活习惯、行为习惯和学习习惯。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说的就是走路可以强体魄、愉性情、练胆识、长见识、增知识,是与读书同等重要甚至更为重要的学习活动。

14年,工作室先后进行了 “走到北京去,登上八达岭”、“走到泰安去,登上玉皇顶”、“挥师洛阳城,古都赏牡丹”、“挺进塞罕坝”、“走向大海看世界”、“挺进西安”、“挺进呼市”、“孔子故里行”、“挺进山海关”、“踏上松辽大地,爱我祖国山河”、“挺进中原”、“走向大草原”、“红色之旅”等30多次大跨度的行走训练,孩子们的足迹已遍布北京、天津、河南、河北、山西、山东、陕西、内蒙古、辽宁、吉林、黑龙江等省、市、自治区,徒步行走总里程超过30000多公里。

行走训练中,孩子们真正体验到了什么是苦和累,什么是饥与渴,也真正体验到了咬牙坚持的艰辛和坚持到达目的地后胜利的喜悦。他们在行走中学会了宽容与忍让,学会了互助与友爱,更体会到了不抛弃、不放弃的合作精神和团队的力量。孩子们在行走中走掉的是娇气、懒气和霸气,而走出来的是勇气、自信、坚韧和力量!行走还把孩子们带进了自然和社会这个大课堂,学到了许多书本上学不到的东西——

孩子们在天安门广场看升旗仪式;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百团大战纪念馆、卢沟桥、平型关等抗战遗址遥想当年抗日战争的烽火;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下,在华北烈士陵园、董存瑞、刘胡兰等烈士墓前庄严宣誓;在延安、西柏坡、南泥湾等革命圣地接受革命传统教育;在赵县看赵州桥,在殷墟看甲骨文,在秦陵看兵马俑,在大同看云冈石窟,在曲阜看“三孔”,在五台山看佛教圣地,在恒山看道观香火,孩子们真切感悟到祖国历史文化的源远流长且博大精深;而在黄河小浪底水利枢纽工程,在亚洲最大的辉腾锡勒大草原风力发电站,在北京中国科技博物馆,在德州皇明太阳能博物馆,孩子们则目睹了科技进步的现实和认识到掌握现代科学知识的重要。当我们的这些孩子,经过长途跋涉的行走来到黄河的壶口瀑布唱响《保卫黄河》,在八达岭长城高喊“不到长城非好汉”,在泰山顶上高呼“我们就是泰山顶上的太阳”时,他们心中昂扬向上的正气得到了升华!有谁还会相信他们曾经是“问题少年”!有谁还会怀疑他们就是家长的希望、社会的娇子,祖国的明天!

 

教育转化“问题少年”,任重道远

目前,正在刘晓冰教育训练工作室接受教育训练的营员有80多名,从工作室走出去的孩子已有近3000多名。营员遍布除西藏自治区外全国所有省、市、自治区(包括香港、澳门、台湾),甚至还有日本、韩国、加拿大的华人子女。刘晓冰教育训练工作室的影响已遍及全国。工作室在石家庄元氏县蟠龙湖景区设有占地18亩,建筑面积4000平方米的驻训基地一处,在灵寿县滹沱河湿地及井陉矿区清凉山滑雪场分别设有外训基地各一处。工作室的行走保障车队拥有各类汽车11辆,其中宿营车6辆;餐车、水车各1辆;指挥车、医疗护卫车、供给车各1辆;还装备了汽油发电机、车载电台、卫星导航仪等设施,可以保障150名在训营员同时实施行走训练。

回顾刘晓冰教育训练工作室成立14年的办学历程,我们的每一点进步与发展都离不开家长的理解与信任,离不开社会各界的关注与支持,也离不开孩子们的转变与进步给我们带来的信心与鼓舞!此时我们也更加缅怀已故的著名教育家、原全国教育工会主席、陶行知研究会会长方明老先生。20045月、20076月,年近90岁的方明老先后两次专程从北京赶到石家庄看望工作室的在训孩子,称赞刘晓冰及她所从事的事业“功德无量”。当他了解到刘晓冰在申请“办学许可”上遇到了麻烦时,方老礼贤下士,亲自找到石家庄市副市长王刚,并到石家庄市教育局,希望地方政府及有关部门支持这一拯救孩子、造福家庭、有利于建设和谐社会的育人事业。方明老还以自己三、四十年代在上海追随陶行知先生,组织流浪儿学文化的亲身经历鼓励刘晓冰: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要把这一功德无量的好事坚持下去!我们一定不辜负他老人家的期望,为了孩子健康快乐的成长,为了更多的母亲能够重露微笑,我们将把这一教育转化“问题少年”的育人工程坚持下去,越做越好。

                                    

 

 

刘晓冰教育训练工作室

2013年6月

 

联系我们
手机: 13582016917
传真: 0311-84678325
电子邮箱: lxb191@sina.cn